民主党弹劾特朗普 其实是一场可控的豪赌?

  • 时间:
  • 编辑:cvzGyo
  • 来源:青年报

南希·佩洛西 视觉中国 资料图

特朗普面临多箭齐发的“围猎”

关于民主党的政治调查,目前看似乎有三个趋向。其一,调查的范围不仅仅限于“电话门”。在佩洛西安排参与调查的六个委员会中,一定有负责弹劾事务的司法委员会、涉及到外交防务政策的外交事务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甚至是关注政府与官员行为的监察与改革委员会。但也安排了管辖税收的筹款委员会以及负责金融政策的金融服务委员会,这两个与“电话门”存在一些距离的委员会的参与,只有一个解释,即佩洛西发起的弹劾调查其实是囊括了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民主党人关于特朗普税单、公权力与私人利益争议等多个弹劾思路的。如此的多箭齐发也凸显了民主党的政治决心。

其二,调查的对象不仅仅是特朗普。一般而言,7月25日的那通电话一定不仅仅只有特朗普和泽连斯基的双人密语,白宫方面也被确认有多人在现场聆听,而这通电话的见证者乃至相关议题的参与者都将是众议院民主党人请君入瓮的目标。

9月27日,情报委员会、外交委员会以及监察委员会联名向国务卿蓬佩奥发出了传票,要求国务院提交相关文件;9月30日,情报委员会再次向如今充当特朗普私人律师的朱利安尼发出传票,要求其交出涉及乌克兰事务的文件。在随后两周,众议院民主党人还将安排包括刚刚辞职的乌克兰事务特使柯特·沃尔克、现任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分管欧亚事务的助理副国务卿乔治·肯特在内的多名特朗普政府官员出席国会听证质询。同时,可以想象,众议院民主党的弹劾调查不但要对特朗普政府的乌克兰政策全面评估(比如特朗普政府停止对乌克兰援助的真实考虑),而且也会将触角伸向特朗普政府的司法系统乃至情报系统。前者如司法部长巴尔等人,在针对拜登父子的调查或者针对罗伯特·米勒“通俄门”调查的反调查方面的所谓“跨国合作”(与乌克兰、与澳大利亚),是否存在超越权限、谋求政治利益的问题;后者如代理国家情报总监约瑟夫·马奎尔阻碍情报官员举报的行为是否与特朗普本人有关,等等。

这个维度上的操作不但会对特朗普形成可能的“围猎”,也完全可能导致其政府相关高级官员的职位不保。在选举周期中,如果出现多位官员离任,显然将直接导致特朗普政府某些政策领域上的停滞,不但无法再谋求所谓“兑现承诺”加分,反而还是巨大的减分项。

其三,调查的目标未必是罢免特朗普。凭借共和党在国会参议院中的多数地位,民主党一开始就将罢免作为唯一目标的话,必然是不现实的,但如果目标是在选举周期中持续拖累特朗普选情的话,也未必不能实现。

试想,如果政府内部多位官员都面对国会质询的话,特朗普政府千疮百孔、破绽百出的一面也许会被强化。甚至,民主党驱动众议院在2020年2月3日初选开始之前完成了对特朗普的弹劾、但最终却没有被罢免的话,一个被弹劾的总统如何挽回颓势、谋求连任,这在历史上没有经验,也足够对特朗普构成最大化的压力。换言之,对佩洛西而言,她此前坚持的在2020年选举中战胜特朗普的目标并未改变,只是弹劾程序成为了实现选举目标的强化剂。

不过,民主党的这个理想目标至少有一个先决条件,即公众舆论始终保持对弹劾的支持:如果民调在未来某一刻从目前的55%快速滑落,回到36%甚至更低的话,民主党就必须面对开启弹劾的巨大副作用了。从这个意义而言,对佩洛西而言最合适的节奏是速战速决、快速完成对特朗普的弹劾。

弹劾坑了拜登还是坑了民主党?

众议院民主党人开启弹劾调查的“双刃剑”效果很快得以显现。9月30日的民调显示,只有28%的受访者认为没有必要继续调查拜登父子卷入的争议。换言之,当民主党乐此不疲地针对特朗普展开调查时,共和党阵营以及更为广泛的民意也要求对拜登父子的争议行为展开彻底调查。即便最终的调查结果可能在法律意义上能让拜登父子过关,但相关调查如果持续延烧,显然不利于拜登的党内初选。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拜登可以熬过来、甚至最终挺进大选的话,佩洛西的这个决定反而帮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前引爆了一个重大隐患。